朔州市人民检察院人员配备 | 领导简介 | 检察长致辞 | 机构设置
当前位置:首页>>法制经纬
起底“工运之星”:三人当庭认罪 揭工运领袖真面目
时间:2016-10-13 16:17:00  作者:  新闻来源:  【字号: | |

  昨天(9月26日),广州市番禺区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曾飞洋、汤欢兴、朱小梅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案并当庭宣判。认定曾飞洋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认定汤欢兴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二年;认定朱小梅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二年。3名被告人均当庭表示认罪悔罪,服从法庭判决,不上诉。曾几何时,身为“番禺打工族文书处理服务部”主任的曾飞洋,以“工运之星”的“美誉”名噪一时,还获评“年度公益人物”。

  审判长:广州市番禺区人民法院,现在开庭。请法警带被告人曾飞洋、汤欢兴、朱小梅到庭!

  26日的庭审从上午9点开始,广州市番禺区检察院派员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曾飞洋、汤欢兴、朱小梅及其辩护人到庭参加诉讼。

 

  走上被告席上的曾飞洋已是满头白发,这个曾经名噪一时的工运领袖如今显得有些落寞,往日在媒体镜头前的神采飞扬也已经不复存在。

  公诉人:你是否广东番禺打工族服务部负责人?

  被告人曾飞洋:是的。

  公诉人:孟晗、汤欢兴、朱小梅的工作是否由你安排?

  被告人曾飞洋:是的。

  公诉人:你运营服务部的资金从哪里来?

  被告人曾飞洋:主要是社会捐款,之前主要是一些境外资金会。

  公诉人:境外资金会为何要支持你?

  被告人曾飞洋:他们的动机我不知道,过程里面有他们来提供费用支持。

  公诉人:你有无接受境外培训?

  被告人曾飞洋:有。

  为何屡屡参加境外培训 接受境外资金

  接受境外资金和培训,公诉人这几句问话虽然简短,却把人带入了一个迷局?毕竟,眼前的曾飞洋曾经有为人熟知的一面,2001年,曾飞洋成为“番禺打工族文书处理服务部”负责人,经过曾飞洋多年经营,这家“服务部”被他打造成为“国内第一个劳工NGO”,在国内活跃10多年之久,作为“服务部”主任,曾飞洋屡屡见诸于境内外媒体报道中,更是由此被人称为“工运之星”。那么这个“工运之星”为什么屡屡参加境外的培训并接受大量境外资金?他又是从哪里接受了这些资金和培训?背后究竟有怎样的秘密?

  被告人 曾飞洋:我是学法律的,毕业后参与成立“番禺打工族文书处理服务部”,为一些打工者提供法律上的帮助。但是后来我和一些敌视中国的境外组织接触后,接受了他们的培训和资助,按照他们的要求煽动组织工人以极端方式维权,把事情闹大,制造影响,给政府摸黑。

  曾飞洋为冒名 因违法辞职

 

  办案人员的调查揭开了这个“工运领袖”不为人知的一面:曾飞洋,真名曾庆辉,1974年出生,广东南雄人,在广州读中专时被学校开除;回到原籍后,以自己的城市户口为交换,换取一名叫曾飞洋的同乡的学籍再次参加高考,此后一直冒用曾飞洋的姓名。在南雄市司法局工作期间,他因违法行为被行政拘留15天,不得不辞职。

  “服务部”被注销登记后 仍然运行

  2001年,曾飞洋成为“番禺打工族文书处理服务部”负责人。2007年“番禺打工族文书处理服务部”被工商部门注销登记后,曾飞洋仍然以“服务部”名义组织“劳工维权”行动。作为“服务部”主任,曾飞洋屡屡见诸于境内外媒体报道中,受到热捧。

  “热捧”背后 正是境外组织一手策划

  然而,证据显示,这个被热捧的曾飞洋与一些境外组织和外国驻华使领馆长期保持密切联系,多次出境接受培训,回国后以组织中国“劳工运动”并向境外报告情况作为条件,换取境外资金支持。 从2010年起,某境外组织每年向“服务部”提供70余万元经费。按照要求,曾飞洋定期提交项目进展报告、财务审计报告等。该组织有时候还从幕后走到前台,派人员入境参与“服务部”活动,并在工人停工谈判现场作出具体“指导”。曾飞洋还供述,境外组织的督导人员曾通过暂扣项目经费的方式施加影响,“保证我与‘服务部’完全按项目要求及他们的意见行事”。

  被告人 曾飞洋:在整个过程中,我得到了境外的大量钱财,还被封为所谓的“工运之星”。我的私欲极度膨胀,即使在服务部被有关部门取缔后,还不思悔改,继续打着打工族服务部的旗号煽动工人聚众闹事严重扰乱了社会秩序,给企业造成了巨大损失。我在境外组织的指挥下所做的这些事情,不仅严重触犯了法律也造成了一种错误的维权导向,事实上,也充当了那些境外组织搞乱我们国家的工具。

  通过多种渠道 将大量境外资金据为己有

 

  办案人员查明,有的境外组织先把钱打到曾飞洋在香港的公司账户上,曾飞洋再通过地下钱庄等通道,将钱转到自己的境内个人账户。有的境外组织将资金兑换人民币后,由曾飞洋到香港带现金回来,或者转账给其个人账户。曾飞洋通过第三方平台支付等方式,将大量境外资金据为己有,不仅给自己买了汽车,而且购置2套位于广州市中心的房产,其中一套放在妻弟名下,再租给“服务部”,套取更多资金。据曾在“服务部”担任财务人员的蔡某举报,曾飞洋购买牙膏、牙刷、洗发水等个人用品的小票,以及一些没有实际发生的费用,都拿回“服务部”报销。

  介入工厂劳资纠纷 煽动停工

  2014年12月至2015年4月,曾飞洋等人利用广州市番禺区南村镇利得鞋厂的劳资矛盾,挑动矛盾逐渐升级,组织煽动工人进行三次集体停工。被告人汤欢兴供述,曾飞洋带领“服务部”介入劳资纠纷事件,就是迎合某些别有用心的境外组织的要求。

  公诉人:在利得公司有无召集员工代表?

  被告人 曾飞洋:有。

  公诉人:有无播放其他其他的停工视频给利得员工看?

  被告人曾飞洋:有。

  公诉人:起诉书指控你们组织策划利得员工三次停工是否属实?

  被告人 曾飞洋:属实。

 

  审判长:视频里面停工的人员有什么具体的行为?

  被告人 汤欢兴:有“广州大学城环卫工人罢工”的事情。

  公诉人:视频中的人员有无游行、喊口号、拉横幅的行为?

  被告人 汤欢兴:有。

  公诉人:谁决定向利得鞋业公司员工播放这些视频?

  被告人 汤欢兴:当时是曾飞洋说要播放。

  公诉人:播放这些视频的目的是为了干什么?

  被告人 汤欢兴:学习视频中的工人行为。

  一场纠纷 为何爆发第三次大罢工

  公诉人法庭询问的正是2015年4月,发生在广州的一次劳资纠纷引发的停工扰序事件。这家工厂因为场租合约到期,即将搬迁新厂房,一些不愿随厂搬迁的工人就向工厂老板提出要补缴社保、补发加班费和高温补贴等要求,并在2014年12月爆发了一次小规模的罢工。

  公诉人:李菊英证言。证实,曾飞洋告诉我们,这些工人也是没有买社保、需要补偿,最终通过这种形式取得维权成功。曾飞洋还说要从我们工人里面选出代表去争取利益,组织员工团结就是力量。彭家勇帮我们手缝组从100多个人选出7个代表针车组的工人也选出了代表,后来曾飞洋又把代表留下来讲话,曾飞洋说我们要团结起来维权,要我们回去跟工人讲,说服工人要团结、团结力量大,要其他工人加入进来。

  李晓真证言反映:曾飞洋跟我们说劳资问题要劳资解决,不要政府插手,政府插手的话就时间太长了,一年半年都解决不了,不要政府介入。

  尽管工厂老板觉得工人们部分的诉求并不合理,但为了尽快恢复生产,还是决定除了补缴社保外,对于工人其他的诉求打包进行补偿,按工龄每人每年补发五百元。但几天后公告一贴出,工人们马上进行了第二次罢工。这次罢工,工人代表们又提出了补买公积金等新的要求。面对工厂年底订单量剧增的压力,为了不影响生产,这一次,工厂老板在和工人代表们谈判时,只好再次答应了她们的大部分了诉求,所以工人们第二天就复工了。

  至此,这场劳资纠纷本可以结束了,但为什么在2015年四月份,又会爆发第三次场持续六天的大罢工呢?

 

  几名工人代表道出了内幕,原来工人们的三次罢工行动看似是自发行为,实则都是番禺打工族服务部的负责人曾飞洋和工作人员孟晗、汤欢兴、朱小梅等人在背后鼓动、策划。在他们的操控下工人们召开代表大会,并选出了工人代表和老板谈判。

  工人代表 李某:曾飞洋给我们有开会,叫我们,带领工人,要团结这样子,要找老板啊,不行就教导我们那些工人要罢工。工人投票,工人签名,也是曾飞洋告诉我们这样子做的,要每个工人签名、打指印来认可这样子的。

  在前两次罢工后,因为工厂们的诉求基本上都达到了,工人代表们也以为事情就此结束,但曾飞洋等人却并没停手的意思。由于几百名工人同时补缴社保,办理过程较为缓慢,所以曾飞洋等人就以此做文章,利用各种机会对工人们进行蛊惑煽动。

  工人代表 李某:我们工人都没有想到再次去闹事这样子,就好聚好散,大家那么多年的感情,跟厂方跟老板。但是他服务部又在煽风,等一下你们老板都要把厂关门了,都要走人了,还没有给你们补怎样怎样,把那个工人们就煽动了。

  更让几名工人代表气愤的是,因为她们不想再带领工人闹事了,曾飞洋等人开始四处散布谣言。

  工人代表 李某某:曾飞洋在里面去挑拨我们那些员工,他就说我们这几个代表被老板收买了,他说拿了老板多少钱。后来那些员工还要盯着我们几个,想打我们几个。

  在曾飞洋等人的蓄意挑动和策划组织下,一些不明真相的工人们又聚在一起召开工人大会,重新选出了工人代表,并实施了第三次罢工。

  公诉人:广东业勤司法会计鉴定所出具的业司会鉴所[2015]鉴字第23号《对广州市番禺利得鞋业有限公司所受损失的司法会计鉴定意见书》证实, 2015年4月罢工期间,利得鞋业公司减少产值人民币2739702.5元,毛利减少人民币933041.2元。

  境内外网站传播 升级矛盾抹黑政府

 

  按照曾飞洋确定的分工,在维权行动中,孟晗负责会议召集和现场协调指挥,汤欢兴负责宣传鼓动,朱小梅负责联络协调。曾飞洋对汤欢兴总结梳理的现场图片、文字修改审定后再发给媒体,在境内外网站传播,他本人还频频接受境外媒体采访。

  被告人 汤欢兴:“回头看,利得鞋厂三次停工的最大受益者是谁?是‘服务部’和曾飞洋。”利得案例是近年来赔偿最多的一次,被鼓吹为劳工维权历史性的事件,“服务部”的招牌更响了,曾飞洋在维权圈的地位高涨,更多追捧者纷至沓来。但真正的受损失者除了工厂还有工人,“工人得到短暂利益后,工厂遭受重大经济损失、经营困难,很多工人因此失业。”

  据曾飞洋本人供述,在广州大学城环卫工人维权、广州市番禺区高雅首饰厂工人维权等10多起集体维权行动中,均有“服务部”介入其中,遥控操纵。

  庭审中深刻忏悔 引人深思

  “劳动权是宪法保护的公民基本权利,但是维权必须在法律许可范围内进行。”公诉人在庭审中指出,正当目的必须采取合法手段来实现,决不能依靠类似被告人曾飞洋组织的“服务部”这种没有合法登记注册的组织、依靠聚众滋事的方式来达成。

  面对庄严的法庭,曾飞洋在最后陈述中深深鞠躬,表示认罪悔罪。

  被告人 曾飞洋:在(劳工维权)这个过程中,我得到了境外的大量钱财,还被封为所谓的‘工运之星’。”曾飞洋说,“我的私欲极度膨胀,即使在‘服务部’被有关部门取缔后,还不思悔改,继续打着‘服务部’的旗号煽动组织工人聚众闹事,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给企业造成了巨大损失。

  被告人汤欢兴在忏悔中说,他受曾飞洋鼓动加入“服务部”,在其指挥下参与组织利得鞋厂事件。期间,负责自媒体宣传,鼓动工人不接受厂方 条件,和企业对抗,把事情闹大,由此触犯法律。后悔莫及,教训深刻。

  被告人 汤欢兴:我对起诉书指控的认罪悔罪,完全服从判决结果,不上诉。我原来是搞网站的,受广东番禺打工族服务部曾飞洋的邀请和鼓动加入了打工族服务部,在他的指挥下,我参与组织了利得鞋厂事件。期间我负责的媒体宣传,主要是鼓动工人不接受厂方条件,和企业对抗, 把事件闹大,由此触犯了法律。后悔莫及。

 

  朱小梅也表达了深深悔意。

  被告人 朱小梅:我原来是一个普通女工,在曾飞洋帮我维权的过程中认识他,参加了‘服务部’。被安排接受某些境外组织的培训后,我接受了他们的思想,认同了他们的做法,开始参与组织利得鞋厂员工集体维权。通过办案人员对我的教育和帮助,我深深认识到所犯罪行的严重性,希望其他工友按照相关法规依法维护权益。

  走出法庭,多位旁听庭审的人士表示,这是一次深刻的法治教育课,触目惊心、令人深思。

 

  旁听群众 何炽杰:曾飞洋等人不计后果地煽动停工,很可能会发生伤亡事故等意想不到的情况以及不可控制的冲突,最后受伤害的还是工人,所以维护劳动权利一定要通过合法途径。(来源: 央视新闻客户端

  

 
 
 
检务公开  
民事行政检察
控告申诉检察
职务犯罪侦查和预防
公诉
侦查监督
刑事执行检察局
未成年人刑事检察
社会聚集  
·防止国有财产流失 检察机关义不容辞
·朔州检察机关部署开展保护自然保...
·朔州市人民检察院召开专门会议部...
·朔州市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获全票通过
·保证食品安全,让老百姓放心,检...
·市委副书记、代市长陈振亮深入市...
·王黎明主持召开政法系统干部大会
检察研究  
·“两个专项立案监督活动”中存在...
·平鲁区院未检科立足检察职能 切...
·朔城区人民检察院多措并举挽救失...
·市院控告申诉处刑事被害人救助经...
·论公益诉讼中检察机关的主体地位
·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社会调查
·浅谈未成年人附条件不起诉制度如...
朔州检察
版权所有:山西省朔州市人民检察院  地址:山西省朔州市
检察门户网站jcy.gov.cn域名统一备案号:京ICP备10217144-1号
技术支持:
正义网    点击率AmazingCounters.com

晋公网安备 14060202000062号